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男生小说 > 多事 > 4
  只等天色较晚宣音才匆匆赶回府邸,早已醒来的环绿叉着腰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前。

  “小姐!你又跑出去了,你的病....”环绿说着便开始抽泣,“老爷临终前嘱咐我们定要照顾好小姐,这让我们日后九泉之下如何交代呜。”

  “好了好了,一定没有下次。”宣音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东西,可独独遭不住这群人拎出他爹来哭诉,“重铮送我回来的,就算我病发死外面也有人给我收尸。”

  环绿哭的更大声了,不顾形象的用起袖摆擦起眼泪。

  宣音想安慰又不知如何下口,只能凑近拍了拍她的背,不拍还好,一拍竟是打起了嗝,“小姐嗝,你以后嗝,不要一声不吭嗝,走掉好不嗝好。”

  “好好好。”她还能说什么。

  ......

  隔天,环绿捧着高高的一堆书卷,放在案上从中抽出张毫不起眼的信纸。

  “小姐,燕公子的信。”

  “燕盛?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宣音一字一句的把开头念了出来,她以为像燕盛这样的人应该会直奔主题,这却拐弯抹角的写了句“宣娘亲启。”

  “暗盒已开,不知为何意。予.....”宣音扫了一眼后面的话扶额,那暗盒本就是个谜底,如今却被他命人给砸开了,也不知那丹青上的谜又要如何解了。

  想着便提起手边的笔开始回信,总得来说的意思便是:勿要让外人知晓此事。

  在宣音写信的间隙,环绿从怀里掏出张纸条,“小姐,仓赤来信,说他们已经抵达京州了。”

  “好。”宣音接过环绿递过来的信,看到内容的瞬间失语,“这信是否经过重铮的手。”

  “嗯?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信正是重公子递过来的,说是仓赤的信鸽迷路飞他那去了。”

  迷路?分明是他半路把鸽子给打下来了吧。

  “那信鸽呢。”

  “不知,许是重公子给放跑了”

  环绿语毕,窗外的树叶又开始响起,两人的注意力被吸引去,对视一眼,齐步走向窗边。

  重铮的半个身子突然出现,明显是还没翻进来,环绿看到这景象后退了几步。

  “老远就听到了,你们在聊我?”

  宣音白了他一眼,就要把他的半边身子往外推。

  “哎哎”,重铮也没想到她推他,一个没抓住就要往后栽去,手急搂住了宣音的脖子,向屋内倒去。

  宣音闷哼一声,推开压在她身上的重铮,勉强撑起身子。

  “小姐!您没事儿吧。”

  “无碍,扶我回去。”

  揉了揉头,转头便看到环绿眼里再次噙满了泪。

  不知如何安慰,便将怒气撒在了重铮身上,“你,滚出去。”

  虽说是摔进来却一点没受伤的重铮,“你讲不讲理。”

  “滚。”

  ......

  宣音被巨大的噪音吵得烦躁不安。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过声音。

  她抬起头看向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空地上,身边是一片漆黑的景象,声音似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却又不真切。

  “重铮你又搞什么。“

  宣音在心中暗骂道,无比确信的重铮搞的鬼。

  等了许久没有听到有人回答她。

  宣音四处走动想找出制造声音的始作俑者。她皱着眉捂起耳朵,但那声音依旧传进耳朵里。

  她掐了自己一下,很痛。证实了这不是梦,自己又为何在这里?

  这地方没有尽头,这是宣音试了多次想离开这里的结论。

  不是重铮又能是谁?她自认这么多年在江湖中没有仇敌,且就算有,也绝不可能悄无声息的避过宣府的侍卫将她带到这里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现在,宣音突然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种感觉,她只曾在父族被害的前夕出现过,尽管那群凶手不知道她还活着,也不确定是否有人知晓。

  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虽是想报复他们,却也只能耍些小聪明罢了,若是正面对上,怕是她死一百次都不够。

  “难道真是那些人?”宣音喃喃的说着。

  宣音心中使然,短剑已到了手中,只待奋力一搏。但就在此时,那聒噪的声音消失了。

  心中正疑惑,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宣音面前,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胆子大了,都敢自己来这种地方了是不是!”

  听到熟悉的声音,宣音心里一阵悸动,“我不知道。”

  重铮摆正她的头直视自己,“是谁。”

  宣音摇了摇头,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心有灵犀。”

  当两人正要离开此处时,那声音又莫名的响了起来。对视一眼,重铮死死地拉住了宣音的手腕。

  “不好!快走。”重铮带着宣音迅速向外冲去。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紧要关头宣音甩开了他的手,“你走吧。”

  “你要做什么?”

  “他们的目标是我,会让你走的。你若执意跟我一起咱们两个都要死在这。”

  “你知道是谁了是不是?”

  “肖家。”

  远处响起了笑声,一个蒙面人朝他们走来。

  宣音压低声音对重铮说:“是肖殊。”

  肖殊耳力极好,眼神炙热的看着宣音,“宣文老头子不知好歹,生了个女儿却是真国色哈哈。”

  重铮皱着眉把她往身后拉了拉。他最看不得别人调侃宣音,这会儿却使不上什么武功。

  宣音向前动了动,不满意重铮的庇护一般,“肖殊!你开条件。”

  “我,要你的命!”说着,便提起刀剑冲了过来。

  宣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短剑直朝着肖殊的面门刺了过去,肖殊闪身一躲,手里的剑也偏了方向断了她的一缕发丝。

  “好功夫,可惜是个姑娘。”

  宣音最看不起以贬低女人而立足的傻逼。指尖早已捏起毒针,只等肖殊放松警惕甩起袖子便飞了出去。

  不致命却胜在数量多,就算肖殊察觉也难以尽数躲避,一只划伤了他的脸,而一只刺进了他的左肩,肖殊立刻觉得肩膀奇痒无比。

  “放我们走,不然你的左手便废了!”

  “哼,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们陪葬!”

  宣音还要动手,重铮对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来吧。”

  肖殊受伤,压制重铮的东西已经消失。

  重铮动手从不拖泥带水,对肖殊更谈不上什么仁慈。

  肖殊想反抗,对上重铮不敌,被他一刀抹了脖子。

  s..book78317282342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