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男生小说 > 多事 > 3
  季扉小鸡崽一样被宣音拎起跟在她身后,双手正努力妄想掰开她的手,却被站在一旁的仓赤连续拍开三次之后就不敢造次。

  “我说你,能不能松开我。”

  宣音冷哼一声,“放开?我是不是说过让你不要乱跑。”

  季扉:“可是我是被你绑来的,还不允许我跑了。”声音越来越小,生怕一个惹她不如意就一巴掌打过来,他可是看见了仓赤高高肿起的半边脸。

  “我也不逼你,做个交易怎么样。”

  虽说季扉什么都不缺,也不禁好奇宣音的条件。

  宣音:“季家家大业大,自然看不上凡尘俗物。燕盛在京州寻个物件,抢过来交给我,我治好你的眼睛。”

  季扉瞪着完好的一只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当真可以!”

  “怎么,不信吗?”宣音笑了笑说道。

  他眼里满是震撼。在此之前也看过许多太夫,无一例外都说他的眼睛没救了。

  “怎么可能。”季扉喃喃道,“只要能治好我的眼睛,做什么都行。”

  看到季扉认真的表情,宣音轻笑道:“你说的。”

  说着一个手刀砍在了他的后颈,瞬时间季扉便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她的怀里。

  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扭头吩咐毫无存在感的仓赤,“还等什么,快些把他扶进去。”

  .......

  季扉醒时,右眼处传来丝丝麻麻的感觉,欣喜的瞧着窗边喝茶的宣音,“我能看见了吗。”

  “现在还不行,不过等你归来之时便是你的康复之日。”宣音笑着说,平白添了几分神秘,“好好歇着吧,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知。”

  “.......”

  “什么意思?不清楚你找个什么劲。”

  “歇着吧。”

  “喂!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宣音的身影渐渐走远,到头来季扉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

  “你的时间不多。”

  季扉理了理青衫,带着股讨好的意味,“我能不能先回趟季家。”

  “我会给你爹写信的,你安心去京州。”转头又对仓赤说道:“你跟着他。”

  “不行!”仓赤和季扉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不愿意?”

  仓赤先说道:“小姐孤身一人留在府上,万一那群贼人又来。”

  “环绿还在呢。你呢什么理由?”宣音抬起手指指向季扉。

  季扉磕磕巴巴的回答:“不习惯有人跟着。”

  “跟着他仓赤。”

  季扉:哎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

  府上少了两个活人一下子变得冷清,宣音和环绿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两人就一个写画一个磨墨。

  八月的傍晚天清清爽爽,微风吹过撩起宣音散在肩上的长发。唇色淡淡鼻头微翘,端的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

  环绿跪坐在案前闻着阵花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宣音斜眼看着窗外簌簌作响的树叶,挥手窗户便关了上。

  没一会紧闭的窗户开了个细缝,一个男子翻窗而入,宣音一记眼刀甩过去男子停住了动作,桃花眼微眯随后笑起来,“许久未见,屋都不许我进了?”

  “重铮,擅闯民宅够你在我这死一万次了。”

  “我未婚妻的府邸,我想怎么来都行。”

  宣音面上浮起一抹微红,骂道:“休要胡说!”

  “你爹早把你许给我了。”

  “滚。”

  重铮拉了拉宣音的袖子,“不闹你了。环绿睡了仓赤也不在,走啊。”

  “你监视我们?”

  重铮生硬的避开她的视线,“好嘛我带你去集市。”

  宣音低头看见睡的正香的环绿,有点动摇。

  “最后一次问你了,过了这村没这店。”

  “走!”

  重铮大手一挥,两人一起从窗户一跃而下。

  到了集市还不忘趁机揩她的油,伸手搂住她的腰往怀里带了带,“人多,别走散了。”

  宣音声音轻轻在下说:“又不是小孩了。”

  听见这话重铮嘴角勾了勾,搭在宣音腰上的手又紧了紧,凑在她耳边,鼻息轻喷在耳尖上,“我未婚妻这么漂亮,被别人看上我不得伤心死。”

  两人动作不大,却也引得几人驻步观望。宣音推开他,声音也难得带上了点害羞,“别闹了。”

  “好,听你的。”

  宣音上次去集市还是在她及笄那年,这些年天下不太平再加上也实在没兴趣导致有点跟社会脱节。

  她看所有实物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最后止步于一个首饰铺子,盯着一个白玉簪子望而却步。

  重铮见她盯了许久,“怎么,喜欢?”

  “还可以。”

  “我说呢,原来你喜欢素簪子,亏的我以前送了你那么多金银首饰。”

  宣音瞥了他一眼,“我没收,都让环绿送回去了。”

  “好好,老板包起来。”

  老板见出摊,脸上忙堆满了笑,“得嘞,公子个贵夫人真是郎才女貌。”

  宣音正要出口反驳,只听重铮先开了口:“还没娶到呢,算未婚妻。”

  老板笑得声更大了,连连称“好”。

  宣音小心的把簪子握在手里,重铮看她这样不禁发笑:“怎么不带,我帮你。”

  便从她手里抽出簪子,在她头上比了比,带在了发髻上。

  宣音抬手扶了扶,对上他的眼睛真诚的问道:“好看吗?”

  “好看,你怎么样都好看。”

  虽说习惯了重铮的不着调,冷不丁一听也让人羞红了脸。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