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男生小说 > 漠北神战 > 第813章 复仇

第813章 复仇

  ll左手探出,叶青苍伸手将那储物戒指握在了手中。

  神识探查进去,自己之前做了一千多张灵符,可现在,就剩下了一半左右。

  看来这场火,侯赛因放的不小啊。

  控制着储物戒指落在了手指之上,叶青苍转头嘿嘿一笑。

  “侯赛因,之前给你吃的不是毒药,是清热败火的解毒丹。”

  “老子知道。”

  侯赛因冷笑着说道。

  “我配合你,不是因为怕死,是怕除了这一次,我再也没机会探寻巴尔扎神庙的辛密。”

  “叶青苍,我活不了了,就当我欠你一次,帮我把普瑞雅带走吧,求……求你了……”

  侯赛因明显是不常求人,即便此时这种情况,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有些难为情。

  “我可以把我的家传秘术给你,就当报酬……”

  侯赛因脸色苍白的看着叶青苍恳求道。

  刚才那一箭,洞穿了肺经,此时便是运转灵力都有些难能如意,侯赛因自知已经难以活命。

  他欠了普瑞雅的,只希望在临死之前补回来。

  看着侯赛因那苍白的脸色,叶青苍微微摇头。

  “你一个国际盗贼,玩什么深情啊?要救她你自己救,我懒管你们的破事儿。”

  正说着,叶青苍倒提着普瑞雅小腿的右手微微用力。

  在其丹田之中,一道磅礴的生命气息顺着他的右手快速涌入普瑞雅的身体之中。

  那棺材中的生命之力,虽然救治叶青苍的速度已经变得缓慢,可治疗一般的皮肉之伤绝对可以药到病除。

  只是几息的时间,已经昏死的普瑞雅身体之中的筋脉伤势便已经被完全治愈,竟然直接睁开了眼睛。

  “唔……这……”

  普瑞雅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男人的大腿。

  最主要的,之前叶青苍被深埋在了地下,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挤压的好似烂布一般。

  此时普瑞雅头朝下的看着叶青苍那在微风中时隐时现的肉体,顿时瞪大眼睛,一时间竟然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大圣女,你是不是接个力下来啊?你虽然没穿裙子,但是这姿势也……靠……”

  叶青苍的话还未说完,普瑞雅的左脚已经踢在了他的下巴上,直接将叶青苍踢的一个趔趄。

  身上伤势皆尽消失,普瑞雅恢复了宗师境修士该有的迅捷,双手在地上微微一撑,便已经落在了数米之外。

  “你大爷的,老子救你,你踢老子,你们湿婆教就没一个好东西。”

  叶青苍摸着流血的下巴囫囵的说道。

  这一脚普瑞雅踹的极狠,如果是之前,叶青苍怕是要吃点苦头。

  可现在,却只是破了指甲大小的一块血肉而已。

  就在叶青苍说话的功法,那伤口已经完成了愈合。

  “哈哈……你活该……”

  侯赛因看着普瑞雅没事儿,发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声,可随着笑容,大口的血沫却也不断的从口鼻间涌出。

  “侯赛因!”

  普瑞雅闪身到了侯赛因的身边,之前的种种,此时普瑞雅已经完全想了起来。

  他知道,这一次侯赛因没有丢下她。

  翻手取出一粒丹药,普瑞雅不由分说的就往侯赛因的口中塞去。

  “吃了它,湿婆教疗伤圣药,肯定能保命。”

  “没用了。”侯赛因抓住普瑞雅的手腕摇头说道:“我伤到了心脉肺经,已经调动不了灵力封堵伤口了,而且就算能保住命,那些湿婆教的僧人,也不会让我离开的。”

  看着两人再次开始生离死别,叶青苍深吸一口气无奈的向前走去。

  “你们俩,用不用我给你们整点背景音乐烘托一下气氛?还珠格格插曲怎么样?就是那个当!”

  噹!!

  随着一声钟鸣,叶青苍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拍起。

  半空之中,叶青苍的身周金色光芒闪烁,手中苍穹剑已经被再次祭出。

  落在地上,叶青苍转头看去,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上,一道道红色的煞气血雾正在盘旋汇聚。

  正是将他封印在地下,差点令其道陨的阿托摩耶。

  “又是你!”

  叶青苍挥手收起铜铃,翻手间,左手上已经浮现起了一块巴掌大的棋盘。

  一手神魔棋盘,一手苍穹剑。

  叶青苍体内的灵力疯狂奔涌起来。

  “你好手段啊,活埋了我,还他妈的用道则加固,阿托摩耶是吧?”

  “今天咱俩必须死一个!!”

  叶青苍步步向前,路过侯赛因的时候,赤着脚直接踹在了侯赛因的后背之上。

  这一脚,叶青苍丝毫没有吝啬生命气息,直接将侯赛因里里外外的伤势全都修复了一番。

  甚至还用上了一股暗劲,帮忙将侯赛因肺经中的血水全都逼了出来。

  挨了一脚的侯赛因有些发蒙的看着叶青苍。

  此时的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甚至一些之前练功留下的暗疾也都完全消失。

  一脚丫子就有这么大的威力?

  这叶青苍的手段未免太恐怖了一些。

  “老大……你牛笔啊!”

  侯赛因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的大笑道。

  叶青苍没有理会侯赛因,只是紧了紧手中的苍穹剑。

  “滚一边去,这人有完整的道则之力,我可能打不过他,带着普瑞雅走,越远越好。”

  “全听您的。”

  侯赛因伸手一勾,两把括刀入手,随后没有半点犹豫的便拉着普瑞雅闪身离开。

  侯赛因可是见过这个阿托摩耶的实力,他明白,自己留在这里,能做的也就只是给叶青苍添乱而已。

  叶青苍看着对面的阿托摩耶,嘴角咧出了一丝微笑。

  “阿托摩耶,咱们俩一人被埋了一次,算是打平了,这一次,咱俩分个生死吧!”

  “施主何必拘泥于输赢生死,想打,贫僧陪你打便是。”

  阿托摩耶冷笑一声,双手血雾翻腾,眨眼间已经化为了十把利刃。

  而叶青苍这边倒也干脆,手中棋盘扔到脚下,一步上前点在其上,那棋盘瞬间涨大,以叶青苍为中心,将周围百米进入笼罩其中。

  “受死吧!”

  阿托摩耶一声厉喝,十把兵刃化为残影不断向着叶青苍斩来。

  可不管他如何的劈砍,却招招砸空,不是太靠前,就是太靠后。

  最近的时候,一把血色巨斧几乎是贴着叶青苍的鼻尖落下。

  可却终究差上那么一丝……